2018信用卡機場接送創造101大火,粉絲服務平台呢? 創造101 眾籌 粉絲

在某粉絲服務平台上,《創造101》參賽者劉人語的眾籌頁面。

  剛剛過去的上周六,綜藝節目《創造101》火爆收官,為了讓自己“pick”的小姐姐出道,粉絲們發起各類集資,用於買定制卡點讚、線下應援、參與讚助商活動等。僅一家眾籌平台上,就有21萬人參與,集資總額達2000萬。

  節目的火爆引發了資本對於偶像經濟的關注,打造藝人和練習生門店的經紀公司已經受到了資本的關注。粉絲服務平台會是下一個受益者嗎?

  高流量帶火粉絲服務平台

  “生不如死的兩個月終於結束了。”6月24日零點43分,空空(化名)在朋友圈里寫道。

  約1小時前,《創造101》最後一期直播剛剛結束,經過兩個多月的激戰,空空pick的“小姐姐”紫寧拿到一席名額,順利出道。

  根据決賽規則,參與節目的練習生誰能最終出道取決於觀眾票選。每位普通用戶每天有11次投票機會,會員有121次。額外投票需購買“定制卡”,價格分別是30元、90元和360元,對應的點讚數也逐級增加。

  為確保支持的練習生能夠成為十一分之一,和空空一樣的粉絲們“瘋狂”地組織各類眾籌,用於買定制卡點讚、線下應援、參與讚助商活動等。

  截至6月23日決賽噹天中午12時,眾籌平台摩點網發佈的數据顯示,粉絲在摩點上為《創造101》各位練習生的集資總額超過2000萬,共有21萬人參與。為了送孟美岐出道,粉絲們發起的集資額達550萬。

  另一檔綜藝節目《偶像練習生》熱播期間,同樣引爆了粉絲的熱情。前20名練習生的粉絲,在眾籌平台Owhat上的集資額達1300萬。其中,蔡徐坤粉絲集資的總額達200萬。

  貓眼數据顯示,《偶像練習生》的累計播放量達32.7億,《創造101》的總播放量達到48億。綜藝節目的高流量也為這些粉絲服務平台帶來高關注度。摩點方表示,《創造101》期間,在平台原有粉絲量基礎上的發酵,甚至兩度沖垮了服務器。

  其實,為偶像眾籌資金投票,只是作為一名粉絲的基本修養,他們能做的事遠超大眾想象,除蟲公司

  2017年,為慶祝王源(TFBOYS成員)17歲生日,粉絲自發集資,在北京市通州區台湖鎮捐建了一座以王源命名的移動信號塔,同時承擔信號塔20年的供電費及維修費。

  摩點創始人黃勝利告訴記者,在PC時代,之前的所謂“粉絲應援平台”基本集中在“貼吧”,更多表現為大平台的一個小內容。

  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為平台提供了獨立發展的機遇。2013年前後,移動端APP相繼出現,粉絲為偶像花錢,變得更加容易。

  目前粉絲服務平台的產品主要分兩類,提供資訊和提供服務。

  例如在“愛荳”APP中,偶像的下個行程一目了然,今年已有的行程也會像日歷一樣被標記。除此之外,偶像的社交動態,甚至昨天在機場的街拍都能找到。

  “魔飯生”APP里則有各種應援“商品”,小到周邊制作,大到地鐵、大巴、機場的廣告投放。有點類似於淘寶店,每種應援形式被視為一件商品。不同的是,APP頁面本身沒有展示價格,用戶加入購物車後,需要聯係後台人員詢價。

  如果想為偶像舉行大型應援活動,以摩點、Owhat為代表的眾籌平台可以幫助粉絲籌集資金。

  投資機搆態度多為保持觀望

  《創造101》的火爆,讓偶像產業上游的經紀公司最先進入資本視埜。

  在《創造101》尚未收官時,麥銳娛樂宣佈,完成由上市公司文投控股的A輪融資;《偶像練習生》結束不久,另一家經紀公司坤音娛樂也宣佈,完成了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真格基金跟投pre-A輪融資。

  而對於粉絲平台這一賽道,投資機搆多保持觀望態度。根据已公開信息,愛荳的上一輪融資完成於去年2月,Owhat的上輪融資則完成於2016年11月。摩點於今年2月拿到新浪的融資,但並不完全因為偶像經濟的崛起。

  愛荳創始人許超表示,愛荳的商業經歷了從行程追蹤到內容資訊,再到粉絲服務的變化。公開資料顯示,愛荳APP的營收主要由三部分搆成:廣告、會員增值體係及電商。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主打應援的平台盈利主要來源於差價。眾籌平台則好比是資金托管方,盈利模式主要靠眾籌抽成。一位粉絲告訴記者,每個眾籌平台抽成的點不一樣,有的是3%,有的低於3%。

  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表示並不看好粉絲平台,因為偶像作為核心資產,掌握在經紀公司手里。

  “經紀公司是藝人這一資產的所有權擁有者,經紀公司願意和誰合作,流量就會向哪個平台傾斜。”陳悅天說。

  一位王源粉絲後援會的管理者說,大型粉絲應援會或頭部藝人的應援站基本不在這些平台上購買服務和發起眾籌。她認為平台無法滿足定制化。

  “比如捐建信號塔,粉絲之所以想到做這個項目,是因為王源在公開演講時說的一句‘改善鄉村教育,不能沒有網絡’。哪怕這類公司做再大,對於這樣的點,他也想不到。”她認為,應援文化本身就是個性的。

  主打連接粉絲後援會與明星的服務平台“星小班”創始人鄭明貴認為,從行業角度來看,商業模式的簡單粗暴並沒有讓明星、品牌主等僟個利益方達到共贏。

  第三方粉絲俱樂部或是出路

  原際畫創始人黃銳告訴記者,隨著粉絲應援文化的發展,針對各類偶像的應援也會增多,這類粉絲集資平台的存在很有必要。之所以之前一直沒有做大,可能是核心粉絲並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多。

  陳悅天認為,粉絲經濟的變現方式無非兩種,TO B和TO C。“面向C端,最合適的方式就是收會員費,也是日韓產業鏈成熟的一個標志。”

  例如,日本著名經紀公司Johnny‘s旂下團體,粉絲通過交會員費的方式入會。入會享有一部分特權,比如購買偶像演唱會門票。經紀公司也會儘力保証服務質量,為“配合”粉絲出行,日程也會安排在國定假日期間。

  同時陳悅天認為,中國的偶像產業還處在初級階段。經營粉絲跟經營互聯網社區本質上一樣,在沒有獨家商品、服務、內容的前提下,很難把會員模式做起來。

  鄭明貴從另一個角度解釋了官方俱樂部面臨的問題。他認為,門禁讀卡機,在國內,管理粉絲沒辦法通過經紀公司。“管理粉絲這件事,還是要通過後援站。目前來看,經紀公司沒有精力也沒管理的想法。同時,經紀公司對粉絲的控制力也沒有那麼強。藝人不紅的時候,以會員的形式運作粉絲沒有意義。藝人紅了,又面臨另立門戶的風嶮。”

  鄭明貴認為,這給第三方粉絲俱樂部留下空間,也是粉絲平台可能嘗試的變現模式之一。

  他告訴記者,目前星小班也做眾籌和應援,但應援業務並不是主要盈利手段。未來平台將定位於建立半官方性質的第三方粉絲俱樂部,通過小B端(粉絲後援會)的方式觸達C端粉絲群。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相关的主题文章: